深夜回家,在捷運車站遇到一個五十幾歲的婦人向我問路。我要她跟著我走。她像遇到救星一樣緊跟著我,還一邊叨念著感激的話。上了車,她跟我坐在一起,碎碎念著她是第一次搭捷運,如果沒趕上最後一班車,回家的路可麻煩了。她還說她老公長了癌症開刀療養,家裡的錢都花得差不多了,她在車站附近一家賣臭豆腐的小店當臨時工,現在是跟念大學的女兒擠在出租宿舍裡住。

我對她的故事並不感興趣,何況她身上一股臭豆腐的臭油味,薰得我難過。可是她說得很起勁。她又告訴我她的老闆多麼刻薄,她的同事整天抱怨。她說她勸同事先管自己認真做事,老闆壞就讓他壞。同事聽不進去,她就管自己埋頭努力工作,至少讓店裡隨時保持乾乾淨淨。

我先只是禮貌的漫應著她那些碎言碎語,我的眼光落在她腳上的一雙舊膠鞋,起了毛球的肉色廉價絲襪,還有那種菜市場地攤上一百元一條的伸縮性長褲,以及緊握著一個裝著食物的塑膠袋的一雙粗手。這是典型的台灣下層勞力階層婦女的裝扮。我想到她的辛苦,心裡對她起了憐惜。然而,等到我覺察自己對她的憐憫,不過是自以為比她高級,我的慚愧心與恭敬心就冒出了芽。

我要下車前,她頻頻向我道謝,還叮嚀我夜深了路上小心;她也沒忘記告訴我她賣臭豆腐的小店的詳細地址,叫下次一定要去找她,她可以請我吃一盤。

下車以後,我慚愧得更深了。我有很好的工作,生活優渥,還有餘暇讀許多提升性靈的書。我自認為比多數人有智慧,可是我卻在這個勞苦的中下階層婦女身上,看到自己的粗鄙。

是啊!在我這樣的生活條件裡,我所認為艱難的生命困局,全都是由心所造的虛幻之境,比起她在基本生活的威脅之下而能不憂不懼,我有什麼資格自認為我比她優越?所謂「富而不驕易,貧而無怨難」,她認份而自在,對人充滿感激,我呢?我只會憤世嫉俗,卻軟弱得拿不出任何改變的做法。我藉由讀書而體會到許多真理,可是那只是情緒上的收穫,這些體會如果不能變成自我改變與改變環境的實際行動,它就是假的。

近代儒學大師唐君毅先生給自己的一生打分數,他給不及格。他在病中作深切的自我反省:「吾自負能超凡絕俗,乃益見吾之同儕之凡俗。吾之傲慢,遂潛滋而暗長。」唐先生高風亮節,尚有如此獨特超強的反省能力,可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病根,就是大家都自命超凡絕俗,而一個個不把別人看在眼裡,又一個個驕慢自大得不知不覺。而我犯的正是這種自大狂。

一個偶然相遇、言語粗俗的婦女,倒成了我的觀世音菩薩,我不但看到自己的障礙,也因此能從纏擾多時的情境中暫時跳開。我的心中充滿感激,也充滿敬慎。

〈各位遇到自己的觀世音菩薩了嗎?要記得細心觀察周圍的人事物,要時時觀照自己,把握當下,努力修行〉

創作者介紹

台中買屋賣屋 雷益龍0931-649685 台中房屋買賣專家

leiyi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